当前时间

两会闭幕,来看委员们怎么说中医药

314下午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于人民大会堂闭幕。316上午9时,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闭幕会。继2015年中医药成为全民关注的热点话题之后,而在此两会上,中医药也再次成为了委员代表们讨论的热点话题。

 

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北京顺天德中医医院院长王承德委员:给予中医药发展政策上的宽松环境

 

国家明确提出中西药并重,但普遍存在的事实是,中药与西药仅仅是并存,存而不重是中医药的现实境况。这于深化医改不利,对中医药人才培养、教育、研究与发扬光大更是阻碍。

目前的中西并存现状,是按照西医的观点、模式来管理、要求和改造中医。愣生生的把中医药逼入了死胡同。中医领域不少的有特色医疗疗效的多种绝活、技术名方都失传了。

王承德委员建议改变和取消束缚中医发展的条规、文件、政策,制定好的标准,特别是审查标准。给予中医药发展政策上的宽松环境。同时,在研发等方面的资金分配上,也能为中医研究与发展做出更多投入,改变中医投入不足西医投入1/10的现状。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院陈凯先委员:对全科医生中的中医全科医生给予更多重视

 

其实,不仅是过去经济文化发展比较落后、科学比较落后的时代需要中医药,在当代医学发展前沿来说,中医也同样重要。但从目前来看,随着西药研究的快速发展,中医研究及其领地还在继续缩小。有些中医院,它的中医药特色为主的附属医院,不得不组合了很多西医的比例,中医药特色却没有得到很好地发挥。这并不是特例,而是中医药医院的普遍现象。

我希望,国家能对全科医生中的中医全科医生给予更多重视,改善培养方式和他们的执业环境。

参照国际经验和中国实践,我国在医学院培养医学人才中开始引入全科医生门类。目前,很多医学院设立了全科医生的培养方向。但陈凯先表示,其中的培养模式问题很多。

譬如,在西医院校医学教育中,5年本科医学教育中仅60—80学时设置给中医课程,难以达到基本了解和掌握中医基本理论、中药、针灸推拿等基本知识和技能的要求。毕业后3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也仅安排出两周的中医科室实训。这很难达到我国对全科医生岗位提出的较为严格的中医知识和技能要求。

全科医生规范化培训中分中医全科医生和全科医生两类。尴尬的是,中医全科医生专业的人才毕业后,却难以获得在医院从事全科医生岗位的机会。

事实上,中医全科医生获得了较好的西医和中医培训,对中医和西医的知识技能掌握更为平衡。但尴尬的执业境况,让很多人不愿意学中医全科,给中医人才培养带来了很多困境。

 

湖南省卫生厅厅长张健委员:结合一带一路让中医药走出国门

 

中医更多的讲究的是身体内部的和谐与调理;西医更多是对抗,如消炎等。又比如扎银针,为什么扎针有疗效,讲不出啥道理,但它就是有效。此外,中医讲究的是个性化。现在,西医界也开始重视个体差异,提出个性化医疗的方向。中西医要结合更要并重,它们各有所长,不应互相排斥。我还在想,怎样结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让中医药走出国门,发扬光大。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中医心脑血管病专家吴以岭委员:发挥中医药转化医学优势 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以岭向两提交发挥中医药转化医学优势 促进中医药事业健康发展的提案,为我国医药事业发展建言献策。他在提案中提出中医坚持辨证论治,理、法、方、药成为实现转化的关键环节,即病机规律的新发现,是新的干预策略,依据理论和治法的创新带来原创组方和新的用药选择,从而不断提高临床疗效并推动中医药学科发展。
吴以岭委员指出,当代中医药发展应充分吸收生命科学研究的前沿进展,遵循中医药学科自身发展规律,坚持以临床实践为基础,以理论假说为指导,以创新药物为依托,以临床疗效为标准。并提出优化顶层设计,健全管理机制;传承学术思想,创新中医理论;提高临床疗效,重视组方原创;加快新药研发,促进产业发展等宝贵建议。

任理想集团董事长、龙润集团董事长焦家良委员:中医中药发展必须做减法 聚焦发力 轻装前行

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理想科技集团、龙润集团、盘龙云海药业集团董事长焦家良提交了一个关于发展彝族医药的提案。且在两会前夕,他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医中药发展,必须做减法,聚焦发力,轻装前行。
针对抢在两会前夕出炉的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焦家良表示,这对于推动中医药发展,可谓注入了一支强心剂。他表示,中医药发展纲要的出台,不仅要在行业内推广,更应该在全社会范围内推广,还有关键一点就是抓落实。目前,中医药已引起国家及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但从全民角度来说,宣传、推广、运用得还远远不够。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代表:中医药振兴迎来大好时机

 

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不仅关系到基层群众的医疗卫生保健需求,也是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产业结构调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任务,关乎国计民生!”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张伯礼说自己深感肩上的担子很重。牢记将中医药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的谆谆嘱托,围绕中医药临床服务、科学研究、人才教育、产业发展、文化传承和国际化等方面,从医院到企业,从学校到研究院所,走访、座谈、咨询,他的脚步从未停歇。
他坚信,中医药事业的振兴发展迎来了难得的机遇。站在新的起点上,中医药将在深化医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健康中国建设等征程中作出新的贡献。

胡瑞峰代表:中医药立法应充分体现民族医药特点

民族中医药需要更好的传承,立法应该对民族医药发展、人才培养、继承创新与文化传播、保障措施进行统筹兼顾。全国人大代表、包头市传染病医院医生胡瑞峰认为,民族中医药法可以解决民族医药专家很多问题,例如学术思想和经验得不到传承、特色诊疗技术方法濒临失传、民族医药理论和技术方法创新不足以及民族医药人才匮乏等问题。
胡瑞峰代表认为,民族医药虽不是我国独具特色的医学科学,但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作出了重要贡献,至今仍发挥着维护民众健康的重要作用。2020年,内蒙古自治区蒙医医疗保健服务将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相信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中,蒙医药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未来,迎接它的将是更加广阔的国际舞台。
对于中医药立法,胡瑞峰希望在立法中能体现民族中医药法的成分,遵循民族医药发展规律,充分体现民族医药特点。立法应该立足民族医药服务,保持和发挥民族医药特色优势,满足人民群众对民族医药服务的需求。